您当前位置: 人文 >> 玉溪史话
消失的江川“四六八”酒席
[ 玉溪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20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   点击:0 ]

办酒席是一种古老的传统,生活在玉溪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结合当地风土人情,就地取材,制作出了一道道颇具特色的美味佳肴,形成了自身的饮食文化和特色。在江川区很多村落中,结婚办酒席除寓意喜庆热闹之外,还有一个作用,那就是酒席本身一直被视为村人或邻里之间沟通感情的一座桥梁。遗憾的是在酒席中,却有一种酒席已经消失了半个多世纪,并淡出了人们的记忆,以至于知晓的人寥寥无几。而那些少数知晓的人,则称其为“四六八”酒席。

江川的“冷荤”,其味道极为特殊。据说,它曾作为“四六八”的其中一道菜。
江川的“冷荤”,其味道极为特殊。据说,它曾作为“四六八”的其中一道菜。

寻觅“四六八”酒席

在江川的许多村落中,办酒席是当地人结婚时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。据说,在旧时江川的江城和龙街一带有一种名为“四六八”的酒席,它始于何年没有准确的说法,只知道历史非常悠久。“四六八”这个以数字所诠释的酒席到底为何物?其实,很多江川甚至是江城的本地人也很难说清楚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,不仅没听过,更没见过。

记者来到江城时是上午10点左右,此时的街上人潮涌动,商铺和餐馆等也都开门迎客,期待着宾客的光临。街边,一家看上去有些老旧的餐馆里,店员们正在忙于准备各种蔬菜和鸡、鸭、鱼等食物,以备客人选用。餐馆的经营者名叫李开明,他虽不是江城本地人,但他的父亲旧时经常到江城乡村里制作酒席。对于“四六八”,李开明其实也仅仅是听老父亲说过而已。至于什么是“四六八”?他觉得,这应该和酒席的菜式有关。“以前我小的时候曾经听父亲简单说起过,估摸着应该是指一种或多种菜式的搭配。在我们这里,很多人办酒席时,都会固定菜式的品种和数量。也就是说,在一桌酒席中,荤菜多少,素菜多少,都是有规格的。而人们为了方便表述和记录酒席的规格,通常会用‘几荤几素’来表示。至于这‘四六八’,我觉得就是指荤菜和素菜的数量,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,也没吃过。你要想了解更多,最好去找找上点年纪的老人。”李开明说。

乡村深处永远是寻觅当地人文印记、民风民俗最好的去处。在江城附近古旧的老街、深巷中寻找,说起“四六八”这个词汇,总能让很多当地老者回味起那些曾品尝过的种种酒席。但在回味后,“四六八”也如光阴的尘埃,消散在他们尘封的记忆中。或许是运气好,50来岁的当地人王泽良在思索中给出了这样的答案:“‘四六八’不曾见过,也没吃过。但听老辈人说,‘四六八’是旧时江城、龙街等地富裕人家的婚宴酒席。那时候,有婚嫁喜事的富裕人家,常以‘四六八’酒席招待宾客,很是讲究。席间还要演奏乐曲,以示礼节和增添喜庆。据说,我们这里以前还有个乐帮,它所奏的曲牌和所用的乐器是根据‘四六八’上桌顺序进行的,并按顺序演奏《三敬酒》《喜临门》《小桃红》《闹山河》《金蝉嗓》等曲子。如今,知道‘四六八’的人很少,很多事都很难说清了。”

经记者多方打听,虽然知晓“四六八”的人很少,但在距离江城不远的龙街,却还有人能说道说道。遵循指引,记者来到了江川古县城遗址所在地的龙街。

说起“四六八”,当地老者总能凭借记忆娓娓道来。
说起“四六八”,当地老者总能凭借记忆娓娓道来。

记忆中的“四六八”酒席

在位于龙街的江城敬老院里,现年85岁的徐志和正独自待在自己的房间中。见记者前来,他不由得有些诧异。在表明来意后,徐志和原本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,并说道:“‘四六八’是过去有钱人办喜事时的酒席,为一等菜。旧时,我们这里的人请客办酒席一般分为三等。中等家庭办酒席时用‘六八碗’,也就是六个小碗八个大碗,此为二等。三等的话,就是贫困些的家庭所用,叫‘花八碗’。”

“四六八”“六八碗”“花八碗”这三种酒席都有固定称谓,但很多不熟悉此种叫法的人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。简单来说,“四六八”就是由18个菜组成的酒席,“六八碗”就是14个菜,而“花八碗”最少,为8个。据了解,在“四六八”的18个菜中,有四个冷盘和用炒、炸、烩、熘做成的六个小碗,以及蒸、炖的八个大碗,其菜式包括江川特有的“冷荤”和花生、腌菜炒肉,以及鸡、鸭、鱼、酥肉、扣肉等,并按照“四六八”的顺序分三次上菜到桌。据说,端菜时人们一律使用木制方托盘。摆菜时,碗也有一定的格式,四怎样摆、六怎样摆、八又怎样摆都是固定的。要是把菜碗放错,席上的长者就会当面指责,因为它关系到主人家对宾客的尊重。

说道间,感觉徐志和对“四六八”酒席颇为熟悉,深入采访中记者得知,徐志和早在70多年前就曾经随父母一起吃过“四六八”酒席,一共吃过七八次。

“我第一次吃‘四六八’时有10多岁,酥肉和鸭肉是那时我最喜欢吃的菜。记得那时去吃酒席,桌上满满的全是菜,而且一张桌子只坐6个人,并有男客和女客之分。男客就是坐在桌子旁吃席,而女客则是在地上铺上厚厚的松毛,席地而坐。不管是男客还是女客,他们所吃的菜都是一样的,只是吃席的地方不一样。吃不完的菜女客可以打包带走,而男客则不带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父母去吃‘四六八’,我就和父亲一起在男客这边吃席。回到家后,母亲就教育我说,小娃娃不要去男客那边和长辈同桌吃席,要懂规矩。自那以后,我便和母亲在女客这边吃席了。上菜时,好像还要奏乐,不过我也不太记得了。”徐志和笑道。

据了解,“四六八”其实仅是对酒席规制一个概括性的称谓。其中,它还被细分为“猪肉四六八”“鸡鸭鱼肉四六八”“鸡鸭鱼肉火腿海味四六八”等。要办哪一类酒席,全凭家庭的富裕程度来定。而在旧时,当地办“猪肉四六八”的占大多数。

“四六八”酒席的消失

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四六八”这个在旧时当地酒席中的一等菜,由于人们观念的转变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而要说起它的消亡,还得从民国时说起。

民国年间,据说江川当地凡是婚丧嫁娶,正客席要整整办三天,前前后后要六七天才能结束。这酒席菜肴自然是要“四六八”最好,这是很多年来传下来的规矩,不遵此规矩,就会遭到取笑。但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能力承担这样的开支,对于一般人家来说,想要不遭人取笑,借债也得办。而因办“四六八”多年未还清借债的,也比比皆是。

大概是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左右,玉溪人熊从周到江川任县长。经过了解,他觉得这一传统实属铺张浪费,便决心进行改革,并布告全县,阐述厉行节约与铺张浪费的关系。规定:嫁方,出嫁日的头天晚、翌日早两顿为正客席。娶方,娶亲之日晚、翌日早两顿为正客席。丧事,出殡之日的一天为正客席。取消“四六八”,一律改为八大碗。此后,人们觉得此规定不仅合情合理,也能杜绝铺张浪费,关键是一般人家不会因办不了“四六八”而丢面子,便遵照办理。而对于部分当地人来说,该办“四六八”的还是会照办,这就使得“四六八”虽被取消,但民间还有部分延续的原因。

光阴荏苒,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到了1952年后,当地便没有人再办“四六八”这样的酒席了。至此,“四六八”酒席也消失在了人们的生活中。如今,提及“四六八”,人们更多的是对这种传统酒席的好奇。不知晓的人喜欢追寻其中的菜式,而对于从那个年代一路走来的老者们,回味的并不仅仅是旧时酒席的菜式和种类,更多的是对那个年代当地人文风貌的记忆。(玉溪日报记者  顾世丹  文/图)

编辑:蒋婵雯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分享到:
相关链接
关注在玉溪微信
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