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新闻 >> 玉溪新闻 >> 时政
【我与改革开放40年】四十年巨变给我的惊叹
[ 玉溪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08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   点击:0 ]

□  周葵

四十年弹指一挥间。回首过去,改革开放给国家、社会和人民生活带来的变化之大,让人惊叹。没有比较,就没有鉴别。我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、参与者、受益者,在我的眼里和心上,随便点击一下,就能点出几个惊叹——

惊叹一:轮子一转,时空缩短

改革开放初期,有一句激动人心的口号:“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!”因为之前的“三大件”(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)曾是人们幸福生活的标志。买一个这样的“大件”,需要花一年半载的积蓄。如果哪个小伙有了这“三大件”,那么简直就是金龟婿。然而等有了单车,便想有摩托。摩托还没时髦几年,汽车就闯进人们的生活,而且是以排山倒海之势,一波一波闯进家庭,博人眼球,让人心跳不已。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,让人们出行尤其跑长途快捷方便。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高速公路,辅就着“汽车光缆”,百里千里之外,几小时就可到达。

作为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,我正是这样的见证者和使用者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有了手表、自行车、照相机,我曾自豪过一阵子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感觉落伍,于是赶快买摩托,骑了几年,觉得土气,又与时俱进用上汽车。当时,为了“单车变摩托”,一辆普通至极的雅马哈摩托,几乎让我“搏”尽存款。如今,汽车早已普及且不断更新换代,像我一样的普通人,现在买一辆汽车相当于当初买一辆自行车或者摩托车。而且,许多先进交通工具(比如无人驾驶的智能汽车)不断向人们招手,即便以后再更换也不会有多少幸福感。现在一家人有几辆车、一人驾一车的情况很普遍,并且在追波逐浪的“换车潮”中,车子几年一换,越换越好。

惊叹二:一机在手,走遍天下

上世纪五十年代,有句描绘幸福生活的口号: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那时的电话是最老式的“摇把子”,许多人都没碰过。后来,靠人工接转的“摇把子”改进成拨盘电话,可直拨对方号码,虽然进了一大步,但仍然稀少。很长一段时间,电话还是奢侈品,一个单位只有一两部电话,使用极不方便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玉溪建设光纤传输,让程控电话一下普及起来。刚当记者的我,在单位里第一个自掏腰包安装了住宅电话,后来又鼓动同事安装财政补贴的住宅电话。我采访了玉溪第一条光缆和第一个开通程控电话的县。同事的腰上也开始挂上了传呼机。突然间,像砖头一样的“大哥大”从天而降,眼热之际写文章预言“大哥大”这个词不久将消失,事实果然如此。再后来手机花样翻新,越来越智能,越来越强大,与人建立起最密切最实用的关系而无法分离。手机整合了照相机、摄影机、录音机、游戏机等功能,可作电筒、闹钟、导航、电脑用,还能支付、浏览、编辑,多媒体和互联网为手机插上了直飞云霄的翅膀,几乎什么都可搞定。一机在手,走遍天下!

惊叹三:越住越宽,越住越好

四十年来,高楼大厦和各种新房不断从地面上大量“长”出来,把城乡连接得更紧,城市化进程给人最大的直观感受就是路相连、房相接。随着装修的升级,家具的更新,卫生的讲究,许多家庭的住房条件变得越来越好,生活质量不断提高。

人们经历过曾经的小平房和三套间,简陋狭窄之极,只能算蜗居。低水平的住宅,让人们饱受一家三代同住一间房或一套房之苦。翻过清贫而尴尬的一页,现在的他们,懂得并有条件享受美好生活了。我作为一个工薪阶层,曾住过乡下只能摆放两张单人床的土房子,也住过十多平方米的木土结构的老房子,还住过几十平方米的砖混结构的旧房子。后来从2000年开始,住房条件得到了大大改善。

惊叹四:风光职业,几年一换

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过去曾经的好职业,比如大车驾驶员、食品公司割肉师傅、电影院售票员、食堂饭店厨师、国企工人、传统木匠……随着时间推移,有的职业已不再吃香。职业的消失和更替,不断敲晕旧的优势,又不断创造新的机遇。而且,这种淘汰的速度越来越快,期限越来越短。社会分工越来越细,行业越来越多,个人职业发展的选择机会也越来越多。像我这样,当过知青、教师、记者、公务员,比起同龄人似乎还算得“丰富”,但比起现在的一些年轻人,他们从事过的职业,要比我多得多。

惊叹五:网络精彩,文凭上涨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我调入玉溪日报社。那时出报,还是铅字排版,还得一个一个地“捡字”排版,这是中国“四大发明”之一的印刷术千百年的沿袭和升级版。而几年后激光照排一出来,就把笨拙落后的铅字排版和老式印刷淘汰了。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,记者编辑用上电脑,不再用笔写作,逐步实现无纸化办公。而互联网、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,让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,精彩频出。网上浏览、购物和快捷支付成为时尚,而且正在进入全新的刷脸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。本人建起个人微信公众号“葵之语”,写作发表了几百篇网络文章,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和自律的基础上,发表观点,传播正能量。

虚拟世界带来知识爆炸和知识裂变,知识增长和知识更新的传播速度之快,让人目不暇接。知识和信息的获取方式和途径有多种便捷的选择,再也不用像过去只靠听课和书本去实现,电子读物更多取代了纸质读物。与知识爆炸相适应的是,人们接受教育的意识更强,受教育渠道多,文化程度普遍提高,直接的表现就是文凭的普及和升格。1980年我大学专科毕业进玉溪卷烟厂(红塔集团前身),一个大约千人的企业,大学生寥寥无几,连高中生和中专生也不多。几十年后的今天,进厂当工人最低的文凭也要大学本科,而且硕士和博士越来越多。整个社会,文凭飙升,谁都不可小看。

惊叹六:观念新奇,跟不上趟

改革开放,把封闭了几十年的国门打开,生活中充满着新奇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二十出头的我也跟着赶时髦,留长发,戴变色眼镜,穿筒裤,买日本录放机,跳交际舞,一副前卫的样子。后来,新奇就成了生活的常态,越往后越变得快,无论吃穿住行,见奇不奇,见怪不怪。一拨一拨的年轻人创造着属于他们的着装时代。当初的年轻人逐渐老了,面对这个充满新奇的世界,似乎已经跟不上趟。

惊叹七:文化风行,装点生活

上世纪七十年代读中学,每周只能吃两次肉,解馋得过年过节才行,即便到了改革开放之初,猪肉仍然凭票供应,无法放开肚皮吃。对许多人来说,吃饭就是吃饭,饭一端,稀里哗啦往嘴里扒,吃饱就行;喝茶就是喝茶,杯一抬,只管往口里倒,解渴就好。吃喝还停留在填肚饱腹的层面,没有条件讲究,更搭不上文化的边。而现在动辄讲“吃文化”“茶文化”。吃不仅要吃饱,还要吃好,也要吃少,有的还不能随便吃,一切讲健康和安全、讲味道和品质。

近些年,中老年人在家闲不住,便聚集在一起跳广场舞,那叫广场文化。如果旅游了,上老年大学了,发展兴趣爱好了,也就跟文化沾边了。文化由文化人弄出来,且文化人越来越多,分类越来越细,比如写作的、写字的、演讲的、绘画的、跳舞的、练嗓的、玩乐器的、打拳摸球的,等等,都是文化人,师者家者辈出。自己玩笔四十年,读了些书,只是个笔杆子和文人,文而未“化”,算不上真正的“文化人”。

当然,改革开放四十年,不是几句话可以说完的,只能留下几个惊叹。但正是通过自己的切身感受,觉得这四十年无非就是一个“变”字——急剧变化的时代潮流、社会现实和个人生活,都打上永恒的历史烙印,都可用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诗句形容概括: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”!

编辑:何蕾
分享到:
关注在玉溪微信
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